欢迎访问联博统计,联博统计是用以太坊区块链的高度为数据统计!

首页八卦正文

星里话丨李诚儒:我的本意不想炮轰,但有些着实太差了看不下去

admin2021-01-02249

腾讯新闻《星里话》

作者:秦筱 责编:柳星张

凭着在两季《演员请就位》中的犀利点评、耿直脾性,李诚儒成为观众最信托的演技类综艺评审之一。明晚(12月19日),他担任导师的另一档节目《我是特优声》又将上岸Bilibili。

《我是特优声》是台词竞技综艺,除了李诚儒外,另两位“鉴声员”是专业配音演员边江和吴磊。声线多变的边江塑造过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上官瑞谦、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夜华等众多经典角色,译制片配音演员身世的吴磊则介入过《哈利波特》《爱有天意》《傲慢与偏见》等许多译制片配音。

但与他们相比,李诚儒的专业性丝毫不逊色:他曾师从北京人艺著名戏剧演员董行佶,台词课一上就是10年;也曾孝敬《大腕》里328个字一气呵成的经典片断,台词功底可谓“仙人”级别。

李诚儒告诉《星里话》,接到节目组邀约时,他“欣然应允”。事实上,对于现在年轻演员不重视台词作业的征象,他痛心已久。此前他就多次在采访中炮轰演艺圈的“数字先生”“数字小姐”征象,甚至直接点名曝光郑少秋由于普通话发音禁绝,在拍摄时念一二三四五取代,气得自己“拂袖而去”。

而谈及年轻演员台词差的缘故原由,他毫不犹豫、直言不讳:没文化啊!“演员不是会语言就行了,会语言的14亿人呢,不是个个都可以做演员的。只有对作品深入明白才能说好台词,要深入明白作品就必须具有一定的文化。”

至于“没文化”的缘故原由,他也逐一细数:不看书净打游戏,不学习、不积累,没有生涯阅历,心态浮躁……看起来,这位演艺圈“老炮儿”又计划“大开炮”了。

但李诚儒老实地对《星里话》掏心窝子:“炮轰”并非自己的原意,只是“看到的实在是太差了,固然就要说”。

李诚儒生在梨园世家,从小对艺术耳濡目染,16岁在人艺门口“阻挡”董先生拜师却始终未入行。在其余演员上艺术院校、进剧团拍戏的时刻,他在生意场上浮沉,一度成为亿万富翁,一度又停业、一贫如洗。

到了不惑之年,他才最先频频问自己:一生最爱的是什么?“不是做生意,也不是挣钱,就想演戏。”就义无反顾地回来了,以41岁的高龄“出道”。“以是从某种意义上说,我比谁都更热爱我的演出事业。”而这份热爱,让他“不允许再有人去玷污它了”。

因此,只管自己现在只能演爸爸、演爷爷,只管在录制现场“如坐针毡”,他照样愿意去一档又一档综艺节目,由于“我只有加入这些节目,才有机遇‘炮轰’。”

然而,在节目中,他关于“影视剧应该显示民族大义”的言论也曾饱受争议。面临“看法落伍”的评价,李诚儒拒不接受。他始终以为,艺术应该源于生涯、高于生涯。他以为当下盛行的甜宠剧毫无价值――这种“爱”太小了,你可以在家爱,然则别在舞台上腻歪。

但他也在试着接受“新时代”的规则。已往艺人把观众称为“衣食父母”,现在变成了粉丝;已往他们在舞台下喝彩,现在举着相机在片场、旅店、机场跟拍。只要不是“一呼百诺、有意放置”,他对“站姐”的摄影请求从不拒绝,还跟在横店专职摄影的“小黑”成了天天碰头打招呼两次的“同伙”。

李诚儒在横店拍了两个月戏,小黑涨了20万粉;小黑向他转达老北京粉丝的问候,他也通过小黑向观众们表示感谢。他甚至以为这挺好玩:“有人体贴和缅怀着,这不挺好嘛。”

演员必须有文化,甜宠剧没有一点价值

《星里话》:诚儒先生,接到《我是特优声》的约请时第一反映是什么?

李诚儒:欣然应允啊。我一直以为一个演员必须要有好的台词,同时要经过好的声音训练,不是随便拿过来能说普通话就可以,然则现在台词是许多演员最微弱的环节。

《星里话》:那您以为缘故原由是什么?

李诚儒:缘故原由多简朴,没文化呗,没看过几本书,没练过几天台词。演员不是会语言就行了,对吧?会语言的14亿人呢,不是个个都可以做演员的。只有对作品深入明白才能说好台词,要深入明白作品就必须具有一定的文化。一个没文化的人可以是有文化的演员去塑造,然则一个没有文化的演员去塑造一个有文化的人,那是不可能的。

李诚儒受邀再次担任评委

《星里话》:您以为文化这个器械从哪儿来?

李诚儒:从小来啊!不是从游戏机里来。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手机,手机里边是有文化,能装一图书馆,然则你天天捧着手机是看书呢,还打游戏呢?出现出来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。现在的青年是什么样的?我看没几个拿手机去查图书馆的,有1%就不错了。

《星里话》:您昔时拍《大腕》《重案六组》的时刻,周围的演员是怎样生涯、积累文化的?

李诚儒:甭说别人,横竖我自己起劲就是了,我自己多看书、多学习、多年的积累。比如说你从小受家庭熏陶,学京剧唱京剧,你知道好几百出戏,你能唱几百出戏里边的几百段,这无形中就是历史知识。

你再跟先生学习朗诵,念古诗词歌律。诗是什么样的?五言诗怎么念,七言诗怎么念,宋词怎么念?现代的诗歌散文怎么念?这无形中又厚实了自己若干知识?你再爱写字、临帖,自然就知道从魏晋南北朝到唐、宋有若干书法家。再看一些民国史、我们的党史、伟人的传记,拍起民国戏来不就轻车熟路了吗?

总之你什么都要学,有这些器械的积累之后,文化自然就有了,这还用人教吗?

李诚儒《大腕》精彩演出剧照

《星里话》:有一些观众以为“影视剧就该拍民族大义”这种看法有一点落伍,您认可吗?

李诚儒:我不认可。我怎么落伍了?文艺为公民服务,这落伍吗?文艺为广大群众服务,这落伍吗?文艺应该赞扬英雄事迹,这落伍吗?非得你们那卿卿我我、谈情说爱?

《星里话》:那您以为当下盛行的甜宠剧一点价值都没有吗?

李诚儒:什么剧?

《星里话》:甜宠剧,稀奇甜,这个男的稀奇宠这个女的,谈恋爱的这种剧。

李诚儒:没有价值。我照样那句话,上下五千年的文化,若干忠仁义士、可歌可泣的故事不说,跟这儿腻歪什么呀?就你们有爱?

《星里话》:您以为这种爱太小了?

李诚儒:谁说不是呢。回家爱去好不好?允许你们在家爱,舞台上照样要净化。艺术源于生涯,然则高于生涯,还得升华,对吧?

李诚儒在节目里也曾呼吁市场多产出家国情怀的作品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欧博开户网址_ALLbet6.com

欢迎进入欧博开户网址(Allbet Gaming):www.aLLbetgame.us,欧博网址开放会员注册、代理开户、电脑客户端下载、苹果安卓下载等业务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只有加入节目,才有机遇炮轰、说真话

《星里话》:我们现在看到您上综艺节目,但良久没有看到您在影视剧里塑造一个完整的人物了。

李诚儒这岁数,谁给你写男一号的戏?全是小鲜肉横行当道,没办法。我们现在能打打酱油就不错了,该演父亲演父亲,该演爷爷演爷爷,有节目找你去做你就去做呗。干嘛,还要求市场专门为你写戏啊?

《星里话》:是已经很平和地接受了这个状态,照样有一些不甘?

李诚儒:自然地接受了,异常甘(笑)。

《星里话》:以是在演技类节目中来发光发烧。

李诚儒:在演技类节目里边不是发光发烧,我只是想说点至心话。我就爱我这个职业,我不允许再有人去玷污它了,由于本来就很乱了,我没看见则罢,我看见了,固然就要说。

《星里话》:我以为很有趣的是,虽然您一直在炮轰、在生气,但还一直在加入这些节目。

李诚儒:这不矛盾,我只有加入这些节目,才有机遇“炮轰”。实在我去的原意并不是想炮轰,我就是希望能看到好的作品、好的演员,把我多年的演出和台词训练的一些方式告诉他们,可是看到的实在是太差了,不是一样平常的差,看不下去的时刻我才炮轰。

在《演员2》的评委席上,李诚儒又输出了许多“金句”

《星里话》:在《我是特优声》里会延续“炮轰”气概吗?

李诚儒:没有什么气概,我看不下去我就会说。

《星里话》:您以为自己是一个顽固的人,照样一个心态开放的人?

李诚儒:心态开放。我直肚直肠、疾恶如仇,说完就完了,你爱听你就听,能听进去,那对你有利益;听不进去、受不了,那活该,横竖我说完了。你说我什么我也不在乎,由于我履历比你们多,任何艰难困苦在我这儿都不是事儿。

《星里话》:这些艰难困苦是不是也为厥后演戏提供了生涯上的素材?由于您是41岁才正式出道的。

李诚儒:对。我挺不顺的,16岁最先学演出,一直没有机遇真正地进入。最早几部戏也是玩票,既不拿劳务也不在院团,应同砚之邀去客串一下,效果获得了好评。我就频频地问自己,一生最爱的是什么?不是做生意,也不是挣钱,就想演戏。以是从某种意义上说,我比谁都更热爱我的演出事业。

然则做生意的履历也没有虚耗,生意场上你见到的那些形形 *** 的人,对你的演出都是有辅助的。

《星里话》:虽然阅历异常重要,但观众会发现,已往的年轻演员跟现在相比,在演出上也是很过硬的,您以为缘故原由是什么?

李诚儒原来还能按部就班,现在都想走捷径、都想快,晚一天都受不了。由于生涯节奏快了,互联网上来了,种种通讯、交通也快了,似乎时间不够用。没有人说我好好跟一个先生学8年再出山,8天行不行?8个小时行不行?8分钟我就可以了,摆个pose就行,来吧,拍吧!太快了,太浮躁了。

不反感粉丝跟拍:有人体贴和缅怀挺好

《星里话》:您自己在这种快速的环境里,还能保持以往的节奏吗?包罗流量这种征象也会裹挟到您,您现在也有站子、有站姐跟拍了,是什么感受?

李诚儒:站子是什么我不懂,她拍我,我说这是在做什么?她说我喜欢你,拍一拍,可以吗?我一想,又没做什么事,拍吧,前面、后面,好多人随着拍我。一会儿上车,咱就跟人打个招呼,很正常。

现在,李诚儒也有了专属的个站

《星里话》:您反感这种粉丝行为吗?

李诚儒:干嘛反感呀,人家喜欢你的戏也好、从节目上熟悉你也好,观众是衣食父母,是正常的。通常要求跟我合影的,我几乎没有谢绝过,除非我穿着西装,对不起,这是剧照不能拍,你等我卸了行吗?等到卸了妆,他已经走了,那就不赖我了。

我憎恶的是那种有意放置的,一下机场五六百人围着,举着鲜花的150,有台词的再加50,跑着追汽车摔一跟头的给500。我在组内里也经常看到,拍摄现场外面围着二三十人,有送花的,另有送饭的,到了晚上经纪公司还给这些人放置用饭去。头等舱一共12个座,他跟助理两人两张,那十张全给粉丝包了,我憎恶这种!一呼百诺,有意放置。

《星里话》:然则那些守候拍您的粉丝,可能也是在那边守候了很久呢?

李诚儒:但不是公司行为。比如说我在横店拍戏,有一个小黑,就天天守在那儿等着我。我早上7:00起往复化妆,他就在那儿。――李先生,您又出工了?――哎,出工。――您今天几点收工?――差不多10小时吧。可能这10个小时他也拍别人去了,然则等我收工回来,他又准时在那儿了。――您回来啦?这么热的天,您辛劳了。我说都辛劳,都辛劳。

听说横店我待那两个多月,他增加了20多万粉丝。

《星里话》:那20多万实在都是您的粉丝。

李诚儒:可能吧,他说北京一些老观众给您问好呢,让您保重身体。我说谢谢他们,谢谢他们。

《星里话》:这种互动似乎也挺好玩的。

李诚儒:对,挺好玩的,有人体贴和缅怀着,这不挺好嘛。

【采访手记】

没见到诚儒先生之前很忐忑,忧郁一个问题问得纰谬,就会享受到“炮轰”的待遇。采访中的他也确实像节目中那样,全程脸色严肃、一本正经,但启齿聊上一分钟就会发现,他一点都不“恐怖”,反而是那种最认真、最真诚、丝毫不会由于“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”“我的人生跌宕起伏”而在年轻人眼前摆谱的可爱大爷。

而当他谈起对演员这份职业的热爱时,语气、眼神又仿若少年。你完全信赖,他的“炮轰”是出自至心和善心,而他所追求的是艺术之美。

我想,是踏踏实实为演戏起劲过、付出过,才有这份自信和底气去“炮轰”;是在人生中履历过真正的大风大浪,才有这份处变不惊的心态去支持他“说真话”。在这样的前提下,拒不认可自己看法落伍也显得尤为可爱。

当天,他延续接受了好几家媒体的采访,一最先另有些拘谨,到厥后逐步最先放松了,脸上也越来越多地浮现出笑容――原来“严肃”是含羞“社恐”的保护色。

网友评论

2条评论
  • 2021-01-02 00:04:53

    皇冠注册平台皇冠注册平台(www.huangguan.us)是一个开放皇冠即时比分、皇冠官网注册的平台。皇冠注册平台(www.huangguan.us)专业解决皇冠会员怎么申请开户、怎么申请皇冠信用盘代理、皇冠公司的代理怎么拿的问题。停不下来怎么办……

  • 2021-01-09 00:04:18

      有一段情绪还在漂流还可以吧,挺用心